誠信企業--講述中國企業自己的故事

劉忠田:危機下的“新首富”



   危機時代,萬馬齊喑。沉寂已久的資本市場,太需要一個振奮人心的人物和故事出現了。

    而劉忠田,一個至今保持著農民本色的民營企業家,一個至今仍偏居東北一隅的鋁型材制造商,就這樣,被加上了“中國首富”的桂冠。

    劉忠田當然非等閑之輩。5月8日,全球生産規模第三、亞洲最大的鋁型材制造企業中國忠旺控股有限公司(1333.HK)在香港聯交所挂牌。募集了13億美元的忠旺超過不久前紐交所上市的美贊臣(募資額8.3億美元),成爲去年9月至今全球資本市場最大的一單IPO,也成爲在全球經濟一片蕭條與衰退中鼓舞信心的一單IPO。持有上市公司74.1%股權的董事長劉忠田由此獲得260億港元的賬面身家,超過內地媒體剛剛評出的“中國首富”沈文榮。

    投行們荒疏已久的激情被再次點燃。成功挂牌的當晚,慶功宴上,觥籌交錯之間,投行人士的情緒激動過忠旺。參與項目最久的瑞銀、中信證券團隊甚至失聲痛哭。

    只是劉忠田本人,對“首富”這頂大帽子頗不以爲然。

    遠離喧囂的名利場,在距香港2000公裏之外的遼甯遼陽,這家名爲忠旺的鋁型材制造企業正開足了馬力,以53萬噸的年産能,全年不休地向國內外鐵路、船廠及各種工業企業輸送鋁型材。一進忠旺集團大門,映入眼簾的就是路旁幾座白色的兩人高大鳥籠,有、鶴和叫不出名字的大小鳥類,五六只孔雀裏,一只白孔雀正在盈盈開屏。汽車在開闊的水泥路上前行,沿途可見齊整新嫩的植被,廠房外壁上爬滿郁郁蔥蔥的蔓藤。廠區內一個大拐角處停著七八輛大貨車,堆滿銀色的大鋁錠。路上幾乎沒有人。若不是左近傳來巨大的機器轟鳴聲,整個廠區幹淨到簡直要生出人迹罕至的錯覺來。

    上市,暫時還沒給忠旺的經營氛圍與節奏帶來任何變化。

    對于劉忠田也是一樣。

    忠旺挂牌後的第二天,這個換上橙色翻領T恤、皮膚黝黑的小個子“新首富”在香港四季酒店的大堂裏守了整整一個白天,迎送往來的賓客,與離港的道別,給遊逛的指路。5月11日早上7點半,距離回到遼陽還不滿8個小時,劉忠田已經跟往日一樣,開始了在廠區裏爲時三四個小時的逡巡。

    回到辦公室,劉忠田去看了看股價,中午收在7.2港元,比8日收盤價6.63港元已經回升了8.5%,還算滿意。他之前曾說:“股價我現在關心不關心都一樣,我關心它也不一定漲,不關心它還有可能漲。”但他不可能毫不關心。
 

   提前五年的轉型

    “這是我做過的第六……第七個首富。”5月8日,在聯交所挂牌現場,忠旺的保薦人瑞銀投行部亞洲區主席蔡洪平扳著手指頭給《中國企業家》記者數。有“中國首富園丁”之名的蔡洪平,在民營企業IPO領域獨樹一幟,尤爲擅長給企業提煉與包裝概念,此前在蒙牛、彙源、碧桂園、玖龍紙業等項目中,他都有不俗的表現。

    不過,閱人無數的蔡洪平也承認,忠旺是自己做過的IPO項目裏有特殊意義的一單:

    “第一,在全球最大的、百年不遇的金融風暴過程中,忠旺以它最大的發行規模,以及最高的市盈率、最大的投資者吸引力,掀開了全球金融風暴後全球資本市場新的一頁;

    第二,忠旺崛起于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和支持鐵路建設,4萬億的刺激計劃和交通運輸的龐大需求,意味著在金融風暴後期,中國以一個嶄新的巨人姿態屹立于世界;

    第三,忠旺以其本身進入到高端的裝備制造業,向世界掀開了中國東北作爲一個工業基地的基因的遺傳,和中國東北振興概念的新的一頁。”

    在投行熟練精巧的包裝用語、人造概念背後,是忠旺作爲一家東北草根民企向國際資本市場艱難的對接過程。

    爲什麽要上市?這是路演期間,幾乎每一個投資者都會指著忠旺2008年的財務報表上接近56億元的銀行結余及現金,與28%的綜合毛利率問忠旺的問題。

    這個問題,在忠旺長達4年半的籌備上市過程中,劉忠田也在不斷問自己。早在1997年,他就放棄過一次在A股上市的機會。1997年8月,忠旺就曾拿到過A股上市的指標。但當時的融資額度限制等政策上的條條框框,讓劉忠田放棄了在國內上市的念頭。

    2003年,劉忠田正式決定從生産建築型材向工業鋁型材轉型,幾乎所有流動資金都砸在了廠房建設和設備定制上,而這個轉型有個漫長的投入期,光是設備制造周期就要3年。民營企業找銀行借款很被動,營運資金的緊缺讓劉忠田再次産生了上市的念頭。

    劉忠田的轉型之念來自于跨國同行美國鋁業公司的觸動。

    1997年,忠旺的鋁型材産能已經超過10萬噸,相當于如今國內排名第十的同行水平。這一年,劉忠田放棄了A股上市的指標。也正是這一年,美國鋁業公司向劉忠田吐露了收購忠旺的意願。

    經過幾年的盡職調查與談判,2001年左右,美鋁開出了4.5億元人民幣全部收購的價碼。但同時提出的要求是,劉忠田繼續爲忠旺幹三年,收購價款也相應分批次交付:達成交易後先支付2億元,第一年滿後付1億元,第二年滿後付1億元,第三年滿後付5000萬元。與其賣掉再爲別人工作三年,不如自己接著做,劉忠田拒絕了美鋁。

    這場夭折的外資並購,卻意外地啓動了忠旺另一枚“命運齒輪”:與美鋁往來交流的同時,劉忠田嗅到了工業鋁型材市場的巨大前景。“他到美鋁公司去,美鋁總裁也來,聊了很多,他的思路、想法受到很多啓發。他也看到中國的發展方向,覺得鋁行業需求也會逐漸轉向工業。”忠旺副總裁勾喜輝回憶說。

    “我跟你說啊,讀萬卷書,都不如行一千裏路。”劉忠田說。他時刻不忘說自己是個農民,卻能隨口就數出八佰伴因家族內亂而沒落、豐田因設計創新而賺錢。爲了印證當時的想法,他主動前往美國、加拿大、德國、意大利的同類企業考察。2002年底,他在忠旺內部開了一個管理層會議,提出要轉型做工業型材。

    想法一出,舉座皆驚。當時正是建材供不應求的時候,忠旺門口排著長長的貨車隊伍,生産出來的建材還來不及入庫,就被經銷商們擡進車廂直接拉走。而工業鋁型材,在當時還是一個看不到發展迹象的領域。

    以風險太大爲由,劉忠田胞弟、時任忠旺總經理的劉忠鎖強烈反對,其他人則用沉默來表態。“當時建築市場很好,他(劉忠田)提出來了,我們就都不吱聲。就覺得當面說吧,怕他面子下不來。反正問到誰,誰都不說話。”再次提起當年那個決策,在忠旺工作了14年的勾喜輝有些嗟歎,“當時誰都看不到他那麽遠。”

    劉忠田這樣解釋當年的力排衆議:“按我們當時企業的業績,高層覺得聽起來市場很好,市場增幅、産品結構都挺好,有錢賺。但要老是圍著現有的産品來轉,這個企業不會有發展的。”他決定壓縮公司的建築型材生産,轉向工業鋁型材。

    2003年開始,忠旺先後投入了20多億元資金,用于興建廠房和向德國訂購6台大型擠壓機。其中最大一台125MN的擠壓機,對應的鋁型材産品目標市場直指火車與飛機配件。這台設備的生産工藝在國內同業裏無人可出其右,但對應的代價是3年漫長的制造期,和2年設備完工後的安裝與調試。

    “別人不敢上那麽多擠壓機,他就敢上,設備一多他就能接不同的單。別的企業可能只能接小批量的單,他各種産品都可以接。”鎂鋁行業的咨詢公司——尚輕時代的總經理董春明評論說,“這需要有市場的承受能力,市場不好怎麽辦,機器轉不開怎麽辦,都需要考慮進去。”

    在這期間,中國建材市場越來越火。“當然也有後悔!看著人家掙錢,也後悔。但開弓沒有回頭箭,錢已經拿出去了。”現在再去說後悔,劉忠田已是調侃。

    後來的數字證明忍耐一時的寂寞有多值得:2005年開始,忠旺定制的工業型材制造設備陸續到位,得以爲鐵道部下屬的齊齊哈爾軌道交通裝備有限責任公司、南車集團株洲車輛廠、南車集團北京二七車輛廠、包頭 北方創業(行情 股吧)股份有限公司等企業供應火車車架,用于國內城市地鐵與輕軌的導電軌鋁型材訂單也在2007年隨之而來。

投稿郵箱:tg@chengxinqiye.com
首頁 | 華東 | 華北 | 華中 | 華南 | 西南 | 東北 | 圖片 | 專題 | 全國 | 網站地圖

2008-2019@版權所有:誠信企業網 版權聲明 |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網上公示| 廣告服務| 會議活動| 聯系我們| 雜志訂閱|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