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信企業--講述中國企業自己的故事

遠大科技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張躍




 

 

建築能耗現在大概占全世界能耗的40%,也就是40%的溫室氣體是由建築能耗産生。不能解決建築能耗的問題,談環保,全都是在空談。

向來迎合世界得少,改變世界得多的張躍,不滿足于只是思考和呐喊,他要行動起來,拯救地球,保護生命。這聽上去也像是一句空話,但區別在于,他已經行動,飛快地行動,而且行之有效。

2009年8月,遠大在長沙設計建造全球首座三層全鋼結構“可持續建築”;2010年3月,上海世博會遠大館采用“可持續建築”建造,6層在一天之內完工,2010年6月,遠大用6天時間建成了15層高的“新方舟賓館”,2010年12月,坎昆氣候會議期間,“可持續建築”坎昆COP16遠大館面向參加氣候大會的各國政要及當地公衆開放,墨西哥總統出席剪彩儀式。所有這些建築可以用一組共同的數字來概括:9倍抗震、6倍節材、5倍節能、20倍空氣淨化。

2012年,建立10家合資公司年建2000萬平方米可持續建築,2015年,建立50家合資公司年建2億平方米可持續建築,2020年,建100家合資公司年建7億平方米可持續建築,張躍要以遠大科技加全球合作,用遠大可持續建築來“讓建築能耗減少70%,減排這世界上28%的溫室氣體”。

 

建築,是家園還是墳墓?

在局外人看來,不管從哪一個角度,提出可持續建築概念的人似乎都不該是張躍。他是我國第一批白手起家而且創富成功的企業家,擁有幾代人用不盡的個人財富,也擁有傲人的社會地位、輝煌的創業曆史和廣泛的業界尊敬。

但也只有張躍,骨子裏滲透著革新、完美主義和責任感的他,才敢于捅破發展可持續建築的這層窗戶紙。

從18年前開始,張躍還在發展空調事業的時候,就注意到了種類紛雜的各式建築。爲了貼近服務客戶,他必須精通建築設計,漸漸的建築設計反而成爲了他的興趣。“對建築的了解,我敢說超過當前業界的任何人。”張躍說,他所掌握的第一手數據沒有人能提供。

盡管人們每天都在房子裏生活,但人們其實並不知道自己住的房子有多不環保,這包括普通消費者,甚至是地産商和設計師。張躍認爲,因爲不了解建築,是導致居住、健康、高碳排放等一系列問題的核心。

“如果說人類面對的最大問題是氣候問題,形成氣候問題的核心因素是什麽呢?是建築。”張躍說,世界一半的二氧化碳來自建築。

建築究竟排放了多少二氧化碳?國內有關數據顯示,建築在二氧化碳排放總量中占到50%;而美國的有關研究報告認爲,建築排放的二氧化碳所占比例高達55%。但總體上分析,建築排放二氧化碳在40%-55%之間。

衆所周知的是,二氧化碳急劇增加形成的溫室效應,已經給地球帶來了諸多災難,極端氣候增加,物種滅絕。也許今天北極熊無家可歸的慘況,可能就是人類的明天。讓張躍不解和擔憂的是:“氣候問題的嚴重性、緊迫性,天下皆知。但沒有人真正去做,大多數人都生活在混沌當中。全球氣候會議開了16次,最近的哥本哈根會議、坎昆會議很熱鬧,但行動在哪裏?沒有人做實際有用的行動。”

 

遠大集團總部——遠大城

在國際上,建築領域的節能口號提出並不晚。上世紀70年代,美國能源部發布了新建建築使用的國家強制性節能標准和非強制性的國家建築節能示範性標准。歐盟于2002年推出了“建築物能源指令”,提出了計量建築物能耗的方法,設立新建築物最低能效標准,建立建築物能源標識制度。另外,歐盟還鼓勵建築物節能改造。

但這些國際新銳立法,普遍存在“執行難”的問題。在張躍看來,真正理解氣候緊迫性問題的人其實並不多,包括西方國家。西方無論是新建築節能還是舊建築節能改造,提出的不少,但都沒有兌現。“這是一個討厭的事情。”他說,尤其是歐盟的做法,“歐盟在新建建築上的立法非常嚴格,對每平方米耗能有硬性規定,但歐盟的新增建築並不多,主要是舊房改造。舊房改造卻沒有強制性標准,而是鼓勵和補貼的形式推動民間自覺節能。”

民間還遠沒有到自覺使用可持續建築的程度。“節能建築不能引起人們的注意,不是因爲産品不好。而是人們對減少排放的認識不深,甚至是漠視問題的存在。就像農業上用化肥、農藥增産一樣,最終是有毒的糧食、破壞的生態鏈,人們都知道,還是在撒農藥。”張躍說。人類對建築既熟悉,又陌生。人們習慣把房産當做家庭的最重要組成部分,肆意享受房子的大空間、高舒適,根本不會去想幾十年後,這些房子就是上百噸的建築垃圾。

張躍還記得,在他爺爺輩在東北農村時,房子是泥土牆,睡的是火炕,一堆木板就可以過冬。但現在全部改成了混凝土房子,一戶人家要七八噸煤才能過冬。人類的麻木對應的是有限的資源,思想如果不能扭轉,地球將毀滅在人類的手中。到那時,家園將是人類的墳墓。

“汽車業從鼓勵到現在的限制,因爲如果不限制,到2030年中國的農田將會消失,全部用作了高速公路和停車場。汽車業不僅是産業問題,還是社會問題,任何孤立的、割裂的觀點都是錯誤的。”張躍說,一方面強制刹車,另一方面是要改變居住方式。

可持續建築是保護農田的最重要方式之一,但建築走到和人類生存勢如水火的地步後,可持續建築是無奈、更是明智之選。

遠大可以做什麽?

盡管張躍是我國第一個擁有飛機,第一個取得飛行駕照的企業家,但他對節能減排非常嚴苛。當2005年的一天,他偶然看到一組數據:一棵樹平均一年吸收18.3公斤二氧化碳,他所乘坐的飛機從長沙飛到北京往返3000公裏排出的二氧化碳,相當于8棵大樹生長60年所吸收的二氧化碳。他當時十分震驚,之後,他就把飛機停在機庫裏不用了。

張躍將可持續建築真正變成現實,則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後。當時,張躍立即組織工程師研究建築抗震技術,經過到歐洲、日本的一番考察,遠大可持續建築的思路就産生了。

已經到了知天命年紀的張躍,立誓要在可持續建築上做出新格局。

 

遠大科技集團總裁張躍近照

他的可持續建築是什麽樣子呢?他支持日本建築設計大師隈研吾的觀點:讓建築與周圍環境融爲一體。“人們始終沒有關注到建築最本質的精神,建築應該安全、舒適、健康、節能。”張躍說。

可持續建築和傳統建築不一樣的地方在于,它是采用節能節材技術、實行工廠化精益制造的建築。整座建築本身從承重結構、門窗牆體到建築設備都是統一設計並在工廠裏制造完成,只需在現場按圖“組裝”,施工現場幾乎看不到建築垃圾。

與傳統建築相比,迅速“組裝”的可持續建築節省建材3-6倍、節省運行能耗2-5倍,20倍空氣淨化,安全性能也更高,達到了9度抗震的建築安全標准。遠大取得了可持續建築領域的數十項專利,技術體系讓業界羨慕不已。

在開發可建之前,遠大對總部的辦公樓和宿舍進行了節能改造。2008年10月14日,張躍辦公室所在的遠大品管樓開始改造。12月28日,品管樓改造完工。通過給牆體增加150mm的保溫層、將單玻鋁合金窗換成三玻塑鋼窗、窗內遮陽改成窗外遮陽、增加熱回收新風機等節能技術的應用,品管樓實現了節能80%的目標。

2010年6月,針對業界“可持續建築不能建高層”的斷言,遠大在6天內搭建完成了一棟地上15層、地下1層,抗震設防烈度9度的“整體賓館”,遠大還在建造更高層建築。

另外,遠大還制定了相應的服務標准,幫助消費者區別可持續建築和一般建築,打破消費者在審視産品時只能依靠感覺和運氣的宿命。比如空氣質量,一般情況下,即便在所謂的傳統高檔公寓裏,雖然有良好的通風設備,室內汙染物比室外還高。遠大城經過節能改造後,室內粉塵少于1萬個,室外粉塵一般高達20萬個,相差20倍。“有心做,就能做到,不是做不到。但是目前全世界,只有我們遠大做到。”張躍說。

當然,讓可持續建築變得更貼近人們需求,還要解決一系列關鍵問題:爲了節能需要增加牆體保溫材料、三層玻璃;還要關注方便、舒適、實用等功能性。

對此,張躍已經建立了完善的可持續建築理論,他目前最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可持續建築工廠化上。通過遠大城、上海世博會遠大館和坎昆遠大館等“樣板房”,遠大可持續建築的質量和建設效率讓各界欽佩。參加坎昆氣候大會的各國政要在參觀完遠大館後,都感歎“不可思議”,對這種安全、節能、舒適的可持續建築的普及充滿期待。

遠大在坎昆所展示的技術很容易被模仿,這也是張躍用心之處。他認爲,如果全球都能應用遠大的可持續建築技術,將真正幫助地球擁有永遠的藍天。

 

2010上海世博會遠大館

停止空談 起身改變

打破跨行業經營的紅線,張躍毅然要建立一個低碳世界。如果可持續建築真正普及,遠大所滾動的雪球將超過所有人的估計。

張躍走的第一步是成爲可持續建築的供應商。目前,遠大已經在臨近長沙的湘陰縣征地2000畝,建設年産能1000萬平方米的可持續建築生産基地。2010年9月已經開工建設,預計2011年4月可試投産,8月可望正式投産,這個工廠預計營業額將超過300億元。

遠大一期工廠按部就班地推進當中,這仍是示範性質。“其實一期項目是爲了做示範,在實現1000萬平方米的産能之後,我們會把技術轉移給全球的加盟企業,讓他們用我們的圖紙來建廠,按照我們的標准來生産、安裝。”可建公司總經理傅立新說。

一切偉大的行動和思想,都有一個微不足道的開始。一切順利的話,也許只需要幾年,全世界都將廣泛使用遠大的可持續建築方案。而史無前例的工廠標准化生産建築,將徹底改變傳統建築行業,未來的一場變局也在醞釀當中。

有媒體質疑遠大能否兌現一個可持續建築時代時,傅立新說:“遠大用微薄的資金在三年裏創造了非電空調的世界第一,今天的遠大已經今非昔比,可持續建築時代將是又一個必然的奇迹。”

目前,遠大已經是國家認定的第一批節能服務公司之一,國內多個城市、開發商、酒店與遠大就建設可持續建築項目進行密集接洽,新加坡、巴西、沙特、阿聯酋等國外客戶也聞風而至。

遠大可持續建築,聲名遠播。也因爲在可持續建築上的身體力行,張躍個人獲評2010年“中國CEO楷模”。其獲獎理由:“他和他的企業,恪守‘不汙染環境、不剽竊技術、不蒙騙客戶、不惡性競爭、不搞三角債、不偷稅、不行賄,沒有昧良心行爲’的‘七不一沒有’准則,把道德看得比生存更首要,把責任看得比發展更首要,把環保看得比贏利更首要,把節能看得比銷售更首要。”

 

張躍已經爲遠大可建制定了到2020年的發展目標:2012年,建立10家合資公司年建2000萬平方米可持續建築,2015年,建立50家合資公司年建2億平方米可持續建築,2020年,建100家合資公司年建7億平方米可持續建築。

以遠大科技加全球合作,用遠大可持續建築來“讓建築能耗減少70%,減排這世界上28%的溫室氣體。”當那麽多人都去滿足人的欲望,張躍決定去爲滿足人的生存而奮鬥,“建築問題不解決,氣候問題就是空談。”他說。

責任編輯:文


投稿郵箱:tg@chengxinqiye.com

上一篇:愛威科技董事長兼總經理丁建文

下一篇:沒有了

首頁 | 華東 | 華北 | 華中 | 華南 | 西南 | 東北 | 圖片 | 專題 | 全國 | 網站地圖

2008-2019@版權所有:誠信企業網 版權聲明 |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網上公示| 廣告服務| 會議活動| 聯系我們| 雜志訂閱|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