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信企業--講述中國企業自己的故事

百泰生物藥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白先宏




 

 

在攻克癌症這個人類戰爭中,中國人創造的記錄起自2008年。那一年,白先宏領導的百泰生物曆時8年,成功上市了我國首個治療癌症的人源化單抗藥物——泰欣生(尼妥珠單抗)。泰欣生一出世就被稱作“生物導彈”,因爲它可以精准“狙殺”癌細胞。這個藥物的意義更在于,它是中國人在生物靶向藥物治療癌症領域首次取得的比肩世界先進水平的大突破。

這是一場偉大而艱難的勝利,但對比盤踞抗體藥物市場的國際巨頭,新興的百泰生物要獲得市場突破還面臨巨大困境。白先宏如履薄冰,深感“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八年抗戰

白先宏,祖籍山西,1948年生人,1978年考入清華大學,是文革後清華大學招收的第一批研究生。研修環境工程專業的他,畢業後被分配到中國環境科學院。工作3年後,他考取了出國訪問學者資格。後被國家科委看中,轉而進入仕途。他先後擔任過國家科委社會發展司副司長、中國國際科學中心主任、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技術經濟選擇專家委員會主席等職,並在美國加州大學做過1年多的訪問學者。

在國家部委機關工作順遂的他,一心想著做點實事——這也是當年國家積極提倡的。于是,他處處留心。在國家科委工作期間,他參與過醫藥和生物技術的管理工作,對生物醫藥有了一些基礎的認識。後來在中國國際科技中心,他分管醫藥等工作,而且單位還投資了一個生物制藥廠,因此他對生物醫藥的認識更加深入。

真正讓白先宏走上今日道路的,是他在科技系統工作時與古巴的交流往來。在上世紀90年代後期,作爲科技部官員的白先宏組織參與了中古生物醫藥科技合作項目。他多次考察古巴,“意外”地發現古巴原來是世界生物技術領域的佼佼者,當他發現古巴人的人源化抗體項目後——可治療癌症的人源化抗體的研發和生産一直爲發達國家壟斷,他下定決心要在生物醫藥領域創業。

做點實事的想法和一個良好機會是他創業的主因,另外因爲老家的一些親友被癌症奪去生命,他覺得做出一種抗癌藥物也是對親人的最好緬懷。

2000年,白先宏引進了古巴新藥——重組人源化抗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單克隆抗體,並以此爲基礎,成立了百泰生物藥業有限公司,以作爲中古雙方合作開發抗體藥物的經營實體。公司注冊資本6000多萬元,古巴方面技術入股,隨後于2005年又追加了現金投資。這也是中古兩國間生物醫藥領域的最大合作項目,白先宏作爲創始人,親自擔任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白先宏坦承,現在回頭來看,當時成立百泰時的准備並不充分。一是錢沒有准備那麽多,他請教過很多專家,都認爲三四千萬就可以解決問題,但事實上後來用了差不多3個億才完成,而且還是在節衣縮食的情況下辦到的。另外,就是技術上的挑戰也比設想的要大,因爲這是一個新事物,全世界都沒有幾個可以學習的對象,而且這些學習的對象也根本不給任何學習的機會。

沒錢,技術也難以突破,這讓白先宏和百泰吃盡苦頭。事實上,早在公司成立前,已經50多歲的他就飽嘗了找錢的艱辛。白先宏在基因泰克公司首個單克隆抗體獲得成功後的1998年,就對生産單克隆抗體産生了極大興趣,但百泰生物卻到2000年才成立,中間拖了兩年,這是因爲他用了兩年才找到第一筆投資。期間,他找了50多家銀行和公司,但幾乎沒有人認爲這個年過半百異想天開的司局級幹部可以在商界獲得成功。最終,還是幾個民營的公司被他勸服,並且帶著一份對他個人的信任和欣賞給了一筆不菲的投資才把公司成立起來。

 

百泰生物藥業有限公司辦公大樓

此後,爲錢操心,一直是貫穿于白先宏2008年以前歲月的不變主題。百泰生物剛成立時,他的主要任務是考慮如何省錢。那時,百泰生物整個團隊只有十幾個人,辦公場所是在郊區租的一個兩層小複式民居,爲了完成工作,每個人都兼數職,除了非常專業的技術性工作,還要承擔公司的事務性工作,所有人都是一塊磚,哪裏需要哪裏搬。

因爲一直只有支出沒有收入,即使這樣節省,第一筆投資也還是很快就用完,到2004年,公司的財務狀況更是接近崩潰的邊緣,“常常是今天的開支應付走了,明天的錢就不知道從哪裏來。”爲了找到錢,白先宏想辦法,找關系,搞貸款,拉投資,但大都被冷冰冰的拒絕。實在沒辦法了,他就幾十萬,幾十萬的找錢,過一關算一關。過去的司長不得不放下身段,打電話到處借錢,而且開口越來越不符合一個曾經做過司長的人的身份,今天借20萬,明天借30萬。

“花了半天工夫弄過來,但是依然撐不了幾天,嘩啦嘩啦就花出去了。”這樣的日子,不是一天兩天,而是8年。“8年時間完全靠投入,每天只看見錢嘩嘩地溜出去,不見錢進來。”而且,這還是只是8年抗戰的第一個難關。

和沒有錢萬萬不能的難關相比,技術上的難關,同樣讓白先宏憔悴。公司成立時,白先宏引入的只是古巴的單抗體藥物技術,技術轉換成産品,事實上還有漫長的道路,而且路上充滿各種未知的變數和挑戰,只不過,這一切,都是白先宏後來才知道。

當時,單克隆抗體的技術和工藝主要掌握在爲數不多的跨國醫藥公司手裏,但這些公司嚴格保密,因此百泰只能依靠自己蹒跚前進。而白先宏一出手就要挑戰抗體技術的最高境界,做人源化單克隆抗體,這也進一步增加了難度系數。

抗體按照其發展軌迹和技術屬性分爲鼠源性抗體(小鼠産生的抗體),嵌合抗體(小鼠抗體和人抗體的雜合體,其人源化程度達到70%左右)、人源化抗體(通過工程手段對鼠抗體進行改造,人源化程度可以達到95%)和全人源化抗體。因爲是後發,而且有古巴領先的技術,白先宏要求百泰一出手,就直接要做人源化抗體。人源化技術的難點在于它需要對微觀的抗體分子進行定向改造,使之成爲極其接近人體自身的抗體分子,其中涉及到基因工程、細胞工程、分子生物學、生物化學、計算機科學等多種學科。抗體是由上千個氨基酸構成的複雜蛋白質分子,而任何氨基酸的改變都可能影響蛋白質結構、活性,因此需要不斷進行實驗求證。除了抗體人源化技術,百泰的另外一個難點是哺乳動物細胞規模化培養,這個難題甚至不小于人源化技術本身。

因爲這些難題都要親自求解,所以,百泰用了兩年時間才完成臨床前研究,拿出泰欣生中試樣品,開始進入臨床研究。用了5年,才在藥監局拿到了新藥證書。雖然5年已經是很快的速度了,但置身其中的白先宏知道,這5年很長,因爲他們的5年,是“日不落”的5年。他和同事們經常需要工作到晚上12點之後,才考慮要不要回家,而考慮的結果,很多時候都是再繼續幹下去。

拿到新藥證書到藥物上市,還有産業化的新課題要求解。這個題目的挑戰並不比研發産品來得小。生物制品,要走出實驗室進行批量化生産是一個非常大的技術跨越,怎麽把實驗流程變成生産線,如何進行廠房規劃,達到滿足規模化生産特定的條件等等,每一步都要求嚴苛,不能有半點疏忽閃失。而且,這同樣不會有人可以教你。在國內,沒有人會,在國外,會的更加不會給你開門,因爲這是他們防禦有人進場搶食的最後防線。白先宏還記得,“當時想去基因泰克、安進等公司參觀都不行,因爲人家擔心你竊走了他們的商業秘密。”

 

基因重組人源化單克隆抗體藥物——泰欣生(尼妥珠單抗)

爲了攻克工藝技術難關,百泰一方面依托古巴合作夥伴,借鑒他們所掌握的工藝路線和技術經驗;另一方面依靠自己的技術團隊,充分挖掘中方技術人才的主動性和創造性,從模仿一直做到創新和超越。經過反複的探索和不懈的攻關,百泰終于克服了産業化過程中的一系列技術難題,建立了具有自主工業技術産權的規模化生産技術體系。百泰的技術團隊在此過程中做出了巨大努力,在攻關的關鍵時期,曾經有過技術骨幹連續3個月每天工作16小時的記錄,至今令白先宏難忘。

除了經濟、技術上的難題,對于白先宏個人而言,這8年,尤其是前幾年,他還需要打贏另外一場戰鬥,與根源在中華民族骨髓裏的傳統輕商思想抗爭。他曾被人尊敬和擡舉,但脫掉官服後,一度得到的更多是質疑和不屑。“好比一下從山巅抛到山谷了,這個轉折還是比較痛苦的。”可以想見,以前的地位沒有了,但以前不曾遇到的困難和不被尊重,卻紛沓而來,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坦然接受。

沒錢沒地位還要拼命幹的苦日子一直持續到泰欣生成功量産的2008年。“泰欣生”不但是百泰生物成功開發出的第一個成熟抗體藥物産品,而且也是中國第一個基因重組人源化單克隆抗體靶向癌症治療藥物,是全球第三個批准用于治療實體瘤的抗體藥物,是中國人在全世界生物靶向藥物治療癌症大戰裏,打響的第一槍。

 

白先宏近照

如今,被問及如何可以穿越那8年的寂寞和“失敗”(一個8年不賺錢的企業基本上都會被看成是失敗),進而取得今日的成就,白先宏強調了三句話:一,要解放思想,堅定地走自己認爲正確的道路。第二,要有定見,有靜氣,有信心,能堅持,耐得住寂寞,拒絕得了利益誘惑。第三,要享受奮鬥的過程。“成功的喜悅不是在你成功之後,而是在你奮鬥的過程中。”白先宏說。

這三點,是支持白先宏熬過8年的重要原因,但有可能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原因,應該是他心中有一個偉大的目標,並且,他非常熱愛這個目標。在這種熱愛面前,一切苦難、折磨都不會成爲不可逾越的困阻。

應對市場化難題

2009年,百泰生物的泰欣生在上市後的第一年獲得了1.6億元的銷售收入。按常理說,一個新産品獲得這樣的成績,公司的管理者應該滿意才是,但白先宏給出了否定答案。

“很不滿意!”白先宏說,因爲他想要的不是跨越式發展,而是飛躍式發展。“因爲抗體藥物本身就是一個飛躍式發展的産物。”百泰生物所從事的抗體藥物研發、生産和銷售,是目前全世界最熱門,增長最快的醫藥種類。進入21世紀之前,全球抗體藥物的銷售加起來才只有10多億美元,但翻過21世紀,抗體藥物的發展好像坐上了中國“和諧號”,到2004年,全球銷售額就已突破百億美元大關。而到2009年,這個數字又再增加到了400多億美元的規模。與此同時,在全球銷售額排名前10位的單藥中,有5個抗體,而銷量最大的抗體藥物,單品銷售竟然超過60億美元。抗體藥物的超常規發展,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治療癌症抗體藥物的巨大需求——在抗體藥物出現之前癌症一直是個不治之症,治療癌症抗體藥物占生物技術藥物總銷售額的三分之一。

擁有首創技術的百泰生物,在這樣一個迅猛發展的市場上,其銷售額只是默沙東、羅氏等抗體藥物巨頭的一個零頭。也因此,白先宏才對泰欣生的1.6億銷售額“很不滿意”。

 

白先宏危機感深重,因爲不快速發展就會坐失機宜,不快速發展就可能永遠是弱者。因爲研發和生産的極高要求,抗體藥物很容易形成巨頭壟斷格局。即便不是市場壟斷,巨頭們完全可以依靠價格制定權,在中國謀取高額利潤。百泰生物的泰欣生1克售價約7萬元,在行業內價格不算高,但對一般新藥來說簡直不可想象。

事實上,白先宏原本是以研發新藥爲第一目標,泰欣生研發成功就算使命達成。但事實是,新藥問世之後的市場化問題還需要自己來做。“我們爲什麽要堅持自己做?藥物能不能得到科學地應用,是否發揮出了療效功能,這都需要我們親自在一線掌握情況和反饋,也有利于後期的研發生産乃至服務的改進,因此我們決定自己來做,用學術推廣帶動銷售,並使藥物功能療效最佳發揮。如果找人銷售,可能會出現偏差。但這個工作確實不易,所以藥的上市是新的開始。要組織銷售隊伍,制定銷售策略,市場計劃等等,新問題和困難又撲面而來。”他說。

白先宏坦言,他在思想上和經濟上的准備不夠充分。但這不是問題的全部,發達國家抗體藥物發展迅速,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的醫療保險體系健全。比如,一個患者爲一個抗體藥每年支付約5萬美元,這部分支出實際是由保險公司支付。也就是說,一個抗體藥物如果有2萬名患者使用,就是10億美元的規模,達到“重磅炸彈”的規模了。我國則不是這樣,因爲抗體藥物沒有進入醫保藥物目錄,患者使用抗體藥物完全是自費,很多患者根本承擔不起這項巨大開支。“沒有需求就沒有發展,所以我一直有個建議,國家是否可以考慮,把腫瘤患者的基本藥物目錄囊括進抗體藥物。因爲抗體藥物是許多腫瘤患者唯一的希望,如果這個實現的話,那我們的銷售額遠遠不止這個數字。”

從2009年至今,百泰生物保持了每年營收增長40%的速度,這對白先宏來說差強人意。

布局更好未來

至今,在抗體藥物領域有重大突破的國內企業,包括百泰生物也不過兩家。作爲最先取得突破的企業,百泰生物是中國生物醫藥産業當仁不讓的創新標杆。

擁有可以寫入曆史的資本,或許就到了功成身退的時候。但白先宏不這麽想,他也不允許自己這麽想。白先宏是有大志的人——如果讓中國人乃至全人類擺脫癌症的夢魇算是大志的話。他帶著這個目標曆盡艱難創立了百泰生物,也用這個目標鼓舞百泰生物做出了中國第一個單抗藥物。現在,這個目標依然是他前進的最大動力。

已上市幾年的泰欣生在創新性和品質上持續領先市場。與泰欣生最接近的國外抗體藥物是默沙東公司的愛必妥。愛必妥爲人鼠嵌合抗體,人源化只有70%;而泰欣生屬于第三代的人源化抗體藥物,人源化達到95%。人源化比例越高,藥品的不良反應越小,安全性越高。經過中國藥品生物制品檢定所鑒定,泰欣生的純度和活性指標優于進口抗體。也因此,泰欣生作爲全球第一個獲批的鼻咽癌靶向治療藥物,成功寫入NCCN《頭頸部腫瘤臨床實踐指南(中國版)》。NCCN是21家世界權威癌症中心組成的非營利性學術聯盟,入選該指南,標志著泰欣生已經獲得全球性學術聯盟的認可。一些國際巨頭,包括美國禮來等公司高管也悄然登門拜訪白先宏,尋求合作事宜——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目前,泰欣生已在中國、美國、德國、加拿大、日本、古巴、印度等20個國家進行多項臨床研究,正在開展或已經完成的臨床試驗約100余項,已入組患者近5000例,包括泰欣生聯合放療、化療治療鼻咽癌、頭頸部腫瘤、神經膠質瘤、結直腸癌、胰腺癌、食管癌、肝癌、非小細胞肺癌等實體瘤。臨床研究證實,患者疾病控制率高,生存獲益顯著,不良反應輕微,具有很高的臨床應用價值。

因爲可見的創新性,美國“博樂新聞”評價說,“百泰生物藥業是中國少有的具有自主知識産權和創新能力的生物技術公司之一”。

泰欣生這一打破國外藥企壟斷的創新藥是百泰生物的品牌標志,但百泰生物的其他重大創新藥正在研發中,部分新藥已經進入臨床測試。正在開發的新藥包括用于癌症治療的EGF疫苗、用于逆轉器官移植排斥反應的抗CD3單抗等。其中,治療類風濕和銀屑病的創新藥物“伊立珠單抗”已正式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另外,百泰生物成功引進古巴分子免疫學中心前列腺癌HER1治療性疫苗等。

這些創新藥物的出現,依托的是百泰生物強大的研發平台。百泰生物擁有中國第一個世界水平的抗體人源化技術平台,代表了國際生物醫藥發展的核心技術和主流方向。

 

不僅如此,在生産環節百泰生物建設了中國第一條全自動大規模哺乳動物細胞培養生産線,也是目前國內規模最大、設施最完備、技術最先進的大規模細胞培養技術平台。百泰生物的單克隆抗體産業化系統獲得過古巴藥品質量管理中心的GMP認證——中國還很少有藥品生産企業能夠通過包括古巴在內的國外的GMP認證,古巴藥品生産及質量管理體系直接遵循WHO或美國、歐洲的標准。

百泰生物還計劃斥資3億元打造抗體工業園區,集聚50~100家産業關聯、配套發展的中小企業一同入駐工業園區,進而建立一個中國的抗體制藥産業基地。白先宏認爲,剛起步的國內抗體藥物市場空間巨大,再加上行業發展非常迅速、具有極強生命力的特點,中國將有可能在自主創新的抗體藥物産業體系和産品創新能力方面跟上或達到國際同類先進水平,而百泰生物作爲一個先行者,要主動承擔起推動民族産業集體進步的使命。

白先宏說,今後5年將是抗體藥物發展的高潮時期,也是我國生物技術産業發展的重要機遇。

但未來需要忙碌的事情還無比繁多。“做企業,一直在爬坡。”這是白先宏創業多年來越來越深的感受,伴隨這種感覺一起成長的則是被他不斷重新修訂的新目標,不斷重新定義的新成功。用中國人的智慧,用中國的抗體藥物造福國人和世界,他的這個夢想和情懷已然跨過了商人所代表的原本涵義。

責任編輯:李壯


投稿郵箱:tg@chengxinqiye.com
首頁 | 華東 | 華北 | 華中 | 華南 | 西南 | 東北 | 圖片 | 專題 | 全國 | 網站地圖

2008-2019@版權所有:誠信企業網 版權聲明 |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網上公示| 廣告服務| 會議活動| 聯系我們| 雜志訂閱|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