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信企業--講述中國企業自己的故事

深圳立訊精密工業董事長王來春




 

 

在中國6.5億女性中

她被評爲最富有的第7人

她農村家庭出身

書只讀到初中

也沒有什麽高顔值

……

20多年前,還是富士康流水線上

一名顯得土氣和怯氣的打工妹

富士康的第一批打工妹

1988年,深圳西鄉崩山腳下,富士康建立了在大陸的第一家工廠——深圳海洋電子插件廠。21歲的王來春成了它的第一批工人。

彼時深圳剛起步,一下冒出了很多工廠,什麽都供應不上,停水、停電是常態,海洋廠又地處偏僻,生産和生活條件都很差。

100多位女工住在一個大通鋪上,電扇吹出來的是熱風,停水後,碗都不能洗,刷牙、洗臉要端著臉盆走到一公裏外的村子裏去,洗澡沖涼得到附近一建築工地遺留下的小木屋中提心吊膽地進行。即使有水,水質也很差,焖出的米飯都發紅,被大家稱爲“紅米飯”。

 

80年代末的深圳

富士康又特別講紀律、講執行,規矩多如山,一停電,工期就被耽誤了,但半夜淩晨來了電,都得爬起來到車間抓緊幹。

一個夏天折騰下來,不少姐妹偷著抹眼淚,也有人實在受不了,離開了。

但王來春堅持了下來,兩點一線,沒日沒夜,任勞任怨地幹。

職位最高的大陸人

郭台銘曾講過一句話,“跆拳道打得好,一定是馬步蹲得紮實;少林寺和尚功夫千變萬化,是挑了多少年水上山。”

王來春在富士康練成的“馬步”,是從流水線的操作員開始幹。

 

很多人認爲流水線的工作重複而乏味,沒有技術含量,但台灣管理幹部(下稱:台幹)培訓時,卻講到富士康爲做好這看似簡單的事,走了多少彎路,交過多少“學費”。

大多數工友對這些說教沒興趣,只關心幹多少活兒,拿多少錢。但王來春卻聽得津津有味,而且以超出幹部們要求的標准去執行。

下班了,別人都走了,她還留下來工作。管理幹部不斷表揚她,次數多了,她不好意思,也不希望因此跟其他工友産生距離,就下班先回到宿舍,等半夜人少了,再去偷偷加班。

她以爲這樣主管就會不知道,但主管哪會不知道,表揚很快變成了提拔。

此後,王來春伴隨著富士康在大陸的發展,步步高升,到1998年,她已是當時大陸人在富士康的最高領導——“課長”,管理員工數千名。

郭台銘精神

若問誰是對王來春影響最大的人,答案一定是富士康總裁郭台銘。

談及當年的歲月,王來春說:“派駐幹部(台幹)親力親爲的工作作風、言傳身教的工作方式及先進的經營理念對我的影響很大。”而這作風,首先來自郭台銘。

郭台銘強調幹部要身先士卒、以身作則,才能建立權威,領導別人。他說:“做一個主帥,用行動表現,勝過一百篇演講。美麗的詞藻,倒不如以身作則。我認爲員工對經營層的信任都是從這方面開始的。”

王來春回憶,海洋廠時期,郭台銘派駐的台灣管理幹部,工作都極其努力、刻苦。他們每天早上起來跑步,帶領員工早讀、開會;上班時在生産線上手把手地講解與指導;下班後給員工講課,准備培訓講義、記筆記做總結,比普通員工更辛苦。

郭台銘本人也時常在車間與員工一起解決生産困難。王來春記得,有一次爲了盡快把貨趕出來,他直接沖到生産線上,卷起袖子,操作機器,三天都沒有睡覺。“他不講究吃穿、不追求享受,辦公室簡陋無比,連椅子都是食堂退下來的折疊椅。”

 

郭台銘重視的另外一件事——培訓,強調培訓就是生産力,學習就是任務。

90年代初,大陸的富士康還是一個小廠時,就設置了培訓中心,既對員工進行人生與思想的開啓和引導,又對工作流程和技能做專業教育和培訓。郭台銘本人也經常登台授課。

很多員工因此叫苦連天,因爲工作已經非常繁重,加班很多,現在,加完班不僅要學習,還要考核,讓人煩不勝煩,但工廠要求,沒辦法,只得照辦。

于是,一些人學完,考完,就把培訓還給了富士康,但王來春卻樂在其中,用心體會培訓的內容。生産線上工人打架該怎麽辦?員工拉幫結派如何對待?有人騷擾生産如何處理?……因爲流水線時就在培訓中“預演“過這些了,因而每次升職,她總能快速勝任。

紀律嚴格、執行力強,是郭台銘給王來春的另一筆財富。

郭台銘說,任何一項工作都對應三個壓力:時間,品質與成本。“有壓力,才稱得上是工作,不然就是玩耍。既然工作難逃壓力,就要有一套方法來管理流程,也就是紀律。”

在富士康,紀律比郭台銘的權威更權威。

曾經有一位工程師開發模具時,發現設計有問題,沒有按照工作程序進行彙報,而是直接做了修改,隨後因爲改出了成績,受到主管的表揚。

但郭台銘聽聞後,卻先獎勵然後開除了這位工程師,因爲他違反了流程和彙報紀律。但半年後,他把這位工程師請了回來,因爲制度規定:被辭退的人離開半年後有資格重新應聘。

這種重視紀律性,追求執行力的文化與制度,至今備受爭議,但作爲富士康最早期的老員工,王來春對此從內心裏認可並融入其中。

不尋常的轉換

1999年,王來春32歲,前途一片光明,但卻換了一條讓人看起來“蹊跷”的跑道——離開富士康。她與哥哥王來勝出資購買了香港立訊公司,幹起跟富士康一樣的老本行業務:研發、生産、銷售各種電子連接線、連接器。

 

“蹊跷”的地方在于:這看起來是挖富士康的牆角,但卻得到富士康的支持。

立訊早期,郭台銘的弟弟郭台強領導的正崴精密曾給予其積極協助,而立訊公司最初的業務更是通過第三方代加工生産連接器,然後再賣給富士康。

因此,有人評論說,王來春離職創業,本就是郭台銘支持之下的行爲,是郭台銘要把一個優秀的幹部,變成産業鏈上的一個優秀夥伴,支持富士康做更大的事;甚至,還有傳言說立訊是郭台銘的“馬甲”,目的是欲借立訊名義布局A股……

衆說紛纭,莫衷一是,低調的王來春也從來不解釋,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她的這次轉換,轉得體面,轉得有高度,而且轉成了雙贏。

郭台銘的好學生

2004年,王來春回到深圳創辦立訊精密。富士康依然是爲其貢獻超過50%營收的核心客戶。

戰略布局上,王來春緊密圍繞著富士康發展,對其進行貼身配套與服務,除深圳工廠外,她還在江蘇昆山、山東煙台設廠,配合當地富士康工廠生産。

經營管理上,王來春更是將在富士康學到的“郭台銘精神”深入貫徹,工作中總是一馬當先,身先士卒。

立訊精密的車間與辦公樓中隨處可見“走出實驗室,沒有高科技,只有執行的紀律”、“錯誤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再犯同樣的錯誤”、“不懂就要問,想要保住面子的人,最後連裏子都會輸掉”等標語,而這都是郭台銘的經典原創。

有一位離職員工評價王來春,“我在立訊工作了5年,廠裏大家都稱王來春老板叫大姐,在廠裏‘大姐’是一種精神力量,也是所有員工心中的偶像。”

當然,也有員工抱怨公司“會議多、培訓多、紀律嚴格,只講結果,不講理由。”就跟抱怨富士康一樣。

王來春說,“郭總裁的語言雖然樸實,卻蘊含著深邃的內涵。我經常把郭總裁的名言講解給員工聽,讓員工感受富士康文化。”

依托富士康的業務和精神根基,立訊公司得到飛速的成長。

2010年,立訊精密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王來春個人身價達到23億。曾經的打工妹,登上了中國富豪榜,而郭台銘弟弟郭台強控制的富港電子則爲其第三大股東。

小小連接器,成就大生意

上市之後,王來春將更多資金投入到研發領域,而且只對准連接線、連接器這一個城牆口沖鋒,這讓其快速成爲這個領域的世界王者,以及變革引領者。

其典型成績包括,成爲蘋果手表無線充電模組的全球獨家供應商,僅此一項就每年增加數十億的收入;成爲TYPE-C連接器(不分正反面均可插入的連接器)在中國的唯一標准貢獻者,隨著TYPE-C接口標准的廣泛使用,立訊精密在這一領域的收入也將快速增長。

 

2011年之後,王來春還高舉收購大旗,加快步伐做大。

收購聯滔電子,切入平板電腦連接器産業鏈;收購科爾通切入智能手機産業鏈,成爲華爲、愛默生網絡能源等客戶的連接器供應商;收購了珠海雙贏電路公司,進入FPC(柔性電路板)的生産領域;收購福建源光電裝與德國SUK的股權,布局汽車連接器業務;與台灣宣德合作加強發展高頻通信業務……

如今,立訊精密的市值已高達600多億,王來春個人財富則突破百億大關。

這也讓郭台銘非常自豪、欣慰,他評論說:“富士康在中國大陸創造了很多億萬富翁,王來春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

而王來春自己總結:“機會總是留給有准備的人”。


投稿郵箱:tg@chengxinqiye.com
首頁 | 華東 | 華北 | 華中 | 華南 | 西南 | 東北 | 圖片 | 專題 | 全國 | 網站地圖

2008-2019@版權所有:誠信企業網 版權聲明 |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網上公示| 廣告服務| 會議活動| 聯系我們| 雜志訂閱|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