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信企業--講述中國企業自己的故事

許家印的“首富前傳”:半個孤兒



  每每遇到危機,恒大地産大多都能夠神奇地化險爲夷、絕處逢生。恒大爲什麽會有這樣的企業性格與文化基因,這從恒大掌門人許家印的成長路徑中,或能窺測一二。

  半個孤兒

  許家印1958年生于河南周口一鄉村家庭。其父是個複員軍人,當時在村裏當倉庫保管員。他的母親在他八個月大的時候就猝然去世,他從此成了半個孤兒。

  在記者赴許家印的家鄉河南周口聚台崗村采訪時,該村的村支書介紹,許家印從小是在貧窮中長大。當時全國先後經曆“大躍進”、“三年自然災害”、“文化大革命”等劫難,而河南又是重災區,加上豫東本就是河南貧困地區,整個村裏都很窮。再加之許家印沒有母親,因此就更加困難了。

  在後來創立了恒大地産之後的私下場合,許家印曾坦言,自己性格中的獨立和倔強,可能與從小就缺少母愛有關。“你們這些從小就有母親看著長大的人,多幸福啊!”據恒大員工說,很多次,望著年輕的下屬,許家印都這樣感歎。

  和許家印從小在一個巷子長大的老鄉對記者說,許家印因爲出生幾個月就沒母親,所以從小獨立聰明一些。自幼喪母的經曆,逼著人變得堅毅,古今中外很多強人都是如此,總是被拿來當做許家印比喻對象的“阿布”(切爾西俱樂部老板,俄羅斯二號富豪),其也是童年喪母。

  據村裏人回憶,許家印從小學習成績就比較優秀,且愛看書。在其當上恒大老板時,據說有身邊的人透露,許家印很崇拜毛澤東,毛澤東的著作他現在還時常翻看。

  小時候惡劣的求學環境令許家印一輩子都無法忘記。據村民介紹,許家印小時就讀的小學,就是幾間破草房,總是漏雨。多年後的2000年前後,已成爲恒大老板的許家印,捐了100萬元爲村裏建了所小學。《投資者報》記者在聚台崗村裏見到了這所“家印小學”,其外觀和設施在農村小學確屬罕見。

  高考躍“龍門”

  許家印在刺骨般的貧窮中長大,一直想逃離農村。當1977年,中斷多年的高考恢複後,許家印第一時間報了名,不過第一年他沒考上;1978年,複讀一年的許家印終于如願考上大學。資料顯示,在當時人口達一千萬的周口市,他的成績位列前三。

  1978年,20歲的許家印並不是一個人在奮鬥。教育部公布的數據是,1978年全國高考610萬人報考,錄取40.2萬人。很多在財經界揮斥方遒的企業家,都從這起步。吳曉波在《激蕩三十年》一書中記錄了“1978”這個“龍門”陡開的年份:沈陽鋼鐵局的工人馬蔚華考入了吉林大學經濟系,21年後他出任招商銀行行長;清華畢業的中學教師段永基在北京航空學院攻讀研究生,之後成爲IT界的知名人物;廣東惠州的李東生考入華南理工大學無線電技術系,後掌舵TCL……

  這一年,此後成爲許家印同行的幾位人物也步入大學校門。28歲的孟曉蘇從工廠走進了北京大學中文系,後來他成爲中國房地産開發集團總裁;19歲的高中生馮侖考入西北大學經濟系,多年後他創辦了萬通集團。

  許家印考入的是武漢鋼鐵學院,即現在的武漢科技大學,專業是冶金系的金屬材料及熱處理。《恒大傳奇》書中稱許家印選擇這個專業是有自己的小聰明。“動這種‘小聰明’的初衷,仍然源于逃離窮鄉僻壤、追求人生輝煌的願望——畢業後不會再回到小山溝裏去了,再差,也是個鋼鐵工人吧。”

  舞鋼十年

  1982年,許家印大學畢業後被分配至河南舞陽鋼鐵廠(下稱舞鋼),但他似乎並不是很滿意,因離自己預期中的離開“小山溝”差距甚遠。不過他還是在舞鋼的熱處理車間比較出色地幹了十年。

  “許家印挺有能力的,進來兩年就當上車間副主任,三年當上主任,一直當了七年的車間主任。”許家印曾經在熱處理車間的老同事、現已退休的劉英對記者說,許家印當車間主任時給大家的福利很好,經常發東西。

  “許家印在的那些年我們車間很紅火,他總是能通過一些方式把事情辦火,此外他喜歡按制度管人。”劉英回憶道。辦事紅火、喜歡按制度管人,這些作風其實在後來的恒大地産能更加明顯看出。

  許家印另一舞鋼老同事陳師傅,現還在廠裏工作。“許家印腦瓜子挺靈活的。”端午節還在上班的陳師傅給了許家印這個簡短的評價。

  關于許家印“腦瓜子挺靈”,還有一個故事。由于經常被其他車間的人討教,許家印索性拍攝了一個《熱處理在前進》的專題片,展示熱處理的生産人員高效管理下的工作狀態。這個專題片在1989年制作完成,曾在舞鋼電視台反複播放,在當時如此的宣傳意識堪稱超前。

  這種宣傳意識後來被人們總結爲恒大和許家印的“造勢”思維。多年以後,恒大每開大盤,除了“特價”轟炸,還總喜歡邀請成龍、範冰冰等明星助陣。“明星+特價”的營銷模式,正是許家印這種“造勢”思維的典型體現。
 

 下海深圳

  許家印在舞鋼十年,當了七年的車間主任。雖然工作勤勤懇懇,卻一直未有提升。這被很多人認爲是許家印離職的一大原因。

  許家印舞鋼老同事劉英說,也不是完全因爲沒有提升,他如果不下海的話,後來應該能提升,不過國企的確上升慢。“只是九十年代時興下海,當時車間裏也有一些人下海。”

  確實,在鄧小平1992年南巡講話後,中國立即出現了大規模的官員下海潮。據相關統計,1992年至少有十萬黨政幹部下海經商,這批人被稱爲“92派”。人們後來分析,這批人有政府關系,又有知識基礎,他們是中國現代企業制度的試水者,也有希望成爲這個行業的領頭羊。

  這年正是房地産的大年,海南的房地産已走向瘋狂。“萬通六君子”馮侖、潘石屹等已通過炒作土地在海南撈到第一桶金。這一年,楊國強剛剛在廣州建成了他的第一家碧桂園,朱孟依在香港注冊了合生創展。

  在中宣部任職的黃怒波(現中坤集團董事長),在上海農委上班的張玉良(現綠地集團董事長),都在1992年下海,他們與許家印幾乎是最後一批進入地産界的大腕級人物。

  這一年,王石的萬科剛在A股上市。而許家印的恒大地産5年以後才成立,17年後才在港交所完成IPO。

  在深圳,許家印在一家名爲“中達”的貿易公司打工。從一名業務員做起,做到辦公室主任。後來他又主動出擊,建議老板跟自己熟悉的舞鋼合作,在深圳注冊一家新的貿易公司,並出任這家新公司的老總,給自己搭了個相對獨立的平台。

  有了這個獨立平台,許家印如魚得水,中達的業務也蒸蒸日上。“他似乎天生就是個公關天才,說服技巧高超,對很多人來說是工作外的應酬雜務,他天性上也不排斥。多年以後,人們還將會看到他如何憑借個人能力在國際資本市場籌集到巨額資金,幫助恒大走出因上市暫停造成的資金缺口的泥潭。”張守剛在《恒大傳奇》中說。

  許家印後來又跟老板提出自己到廣州“開疆擴土”,得到同意,一家名爲鵬達的房地産公司由此成立。這是許家印人生的一大轉折,他終于得以涉水日後大有可爲的房地産業。

  鵬達在廣州開發的第一個項目“珠島花園”,依靠逆大戶型潮流的“小面積,低價格”迅速熱銷。

  珠島花園已經開始打上恒大的烙印。流傳甚廣的一個段子是,珠島花園項目需要蓋的108枚公章,當年全部搞定,而“當年開工、當年銷售、當年售罄……”等六個“當年”,令快速有效的執行力在此發揮得淋漓盡致。

  這個珠島花園項目,後來被人們視爲是恒大地産的真正起點。

  據多位廣州當地人士反映,多年以後,珠島花園後幾期項目爆發了不少風波。不過那時許家印已離開中達。

  恒大創立

  珠島花園一個項目就爲母公司中達淨賺2億多元,但當時許家印的工資還停留在3000多元,低得離譜,養活家庭都困難。

  他決意不再爲人打工,再一次選擇“出走”。“恒大”開始進入他的人生。

  事實上,許家印現在的很多行事風格在中達時期初步成型。他的一位老同事曾總結了許家印的個性特點:第一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第二是“完美主義”;第三是“結果導向”;第四“決斷力”。

  創立恒大初期,許家印還沿襲珠島花園項目的模式,爲恒大確立了“小面積、低價格”的發展模式,同時這也是他順應當時企業發展戰略“規模取勝”而做出的決定。

  許家印認爲,“用最少的錢拿更多的地,發展的時間持續更長”,所以他把恒大的第一個項目鎖定在廣州海珠區廣州工業大道的原廣州農藥廠地塊上。恒大把這個項目命名爲“金碧花園”。

投稿郵箱:tg@chengxinqiye.com
首頁 | 華東 | 華北 | 華中 | 華南 | 西南 | 東北 | 圖片 | 專題 | 全國 | 網站地圖

2008-2019@版權所有:誠信企業網 版權聲明 |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網上公示| 廣告服務| 會議活動| 聯系我們| 雜志訂閱| 友情鏈接